{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s健康费电吗 » 正文

我们曾输给最原始的欲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2:15:08  

  初见:遇见另一个自己

  柏小我两岁,如果要我找一个事物来形容他,那我想最合适的就是——镜子。

  我一直在疑惑,究竟是什么,让成长环境迥然不同的我们如此的相似?我想了很久,直到现在仍找不到答案,只能无法免俗地将这一切归结为缘分。但当这段感情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我又禁不住问自己: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相识的时候,我们都还相当年轻,我二十四岁,他二十二岁。大学才毕业的他和离开了校园已两年的我,仿佛应该完全没有交集,但我们却因为最初莽撞的一眼,注定了之后多年的纠缠。

  当时,我在一家培训机构当英语老师,那天正好被派往某家公司为新进员工做培训。课程刚进行了半小时之后,门被贸然撞开,我有些恼怒地望向闯进来的那人——一个外表斯文的年轻男子。虽然那男子斜着眼睛看着我,故意表露出着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不逊表情,但他眼中隐约的那抹慌乱却还是被我觉察了出来。

  我微笑着示意他坐下,他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的表情,然后安静落座。在接下去几个小时的授课过程中,我几次不经意地将视线扫视过他 ——我承认我对他很好奇,好奇为什么这个看起来这么安静的男孩,对别人却有着那么强的抵触感,而且他那种令人难以忽略的锋芒,还被别扭地藏在某些东西之下。在那一瞬,我突然感觉他很熟悉,虽然我无论如何都想不起自己在哪里遇到过这样的人。

  答案终于在我回家的路上揭晓——原来,曾经的我也是这样的人:同样的自以为是,同样的用自傲掩饰害怕受伤的心。就是那短短一个半小时,我在那个男子身上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他就是柏。

  在授课的过程中,我对柏的偏爱或许相当的明显。和任何一个老师一样,我对聪明的学生有着更多的欣赏,而他,毫无疑问是聪明人中的聪明人。不过那个时候,我对他的那种欣赏很纯粹,从来没有想到过男女之情。我相信他亦然。

  课程在三个月后结束,我和他不再见面,但他却开始写邮件打电话给我,问我很多的问题:关于生活,关于感情,关于事业前途的发展……我们的相似在那个时候逐渐浮现,很快我就发现我们处理事情的方式几乎一模一样!于是,在一次网上聊天的时候,我半开玩笑地对他说:“你再那么像我,我要告你侵权了哦!”而他,却用了一个英文单词来回答我——mirror。

  我的心顿时产生了片刻的震颤,仍然无关男女之情,只是因为他又一次地刺中了我的心事。

  改变:压抑之后是爆发

  现在回想起当时的澄澈仍然觉得很快乐——我们的关系简单、坦白,而且随着交往时间的延续变得越来越依赖彼此:柏叫我姐姐,我则把他当作最亲的弟弟。我们原本都认为这样的关系很安全,我们也都以为这样的关系一辈子都不会改变。但终究,当面对情感,人有时根本无法挣扎。

  改变发生在我们相识的一年半之后。

  当时的柏已决定出国深造,于是一直在准备雅思考试,我则责无旁贷地继续辅导他复习,而且一有空,我就会到柏一个人住的屋子去给他上课 ——虽然孤男寡女多次独处,但我们总是相安无事,甚至曾经同床共枕而安之若素,可有一天,这种相安无事却被打破了:或许是某种安全的关系突然脱离了我们,或许是男女之间的信赖与欣赏酝酿到了一定程度终会爆发,某个晚上,喝了点酒的我们紧紧拥抱,在亲吻的瞬间我突然意识到,原来我爱上他已经很久很久了,原来我们相爱很久很久了。

  但打那之后,我们之间的气氛却变得很奇怪,一种莫名的默契竟然让我们继续维持着所谓的姐弟关系!其实事到如今,我也曾不止一次地问自己:为什么我们当时不敢在人群中牵起彼此的手?为什么即便在两人独处的时候也要伪装仍是过去的关系?为什么不愿对朋友承认我们之间的变化?

  我知道不是因为感情不够深,恰恰相反,太在意对方对自己的感觉,太不确定对方对这份感情的想法,但又没勇气当面向对方发问,所以,我们才一起选择了沉默。

  当然,对他人眼光的顾忌也是影响我们承认彼此关系变化的另一个原因。我和柏拥有共同的朋友圈子,在那个圈子里,我们是令人羡慕的姐弟,纯粹的关系和彼此全心的信赖一直被视为某种奇迹,一旦朋友们知道了我们关系的改变,他们将怎么看我们呢?太重视别人想法的我们是那么害怕失去朋友。而我们之间,女大男小的年龄差距,曾经是师生的道德约束,也同样是一个个难以逾越的鸿沟——虽然多年以后我早已明白这些都不过是庸人自扰,爱情,只是两个人的事,我们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地方。

  某个晚上,柏在黑暗中沉默地抽烟,烟头明明灭灭间我听见他的声音:“我们之间的一尘不染就是我们的砝码。”那一刻,仿佛有锤子在敲打着我的心——他居然又一次地说出了我的心声。

  我们很辛苦地避开对方,却又情不自禁在见面的时候拥抱亲吻——每一次都仿佛是我们的最后一次。我感觉得到他的绝望,相信他也感觉得到我的无力。

  时间一天天地过去,而柏对于雅思的复习也越来越投入。我知道他想尽快离开,离开他自己无法面对的感情;而我也希望他尽快离开,因为我太清楚这样的沉沦对彼此而言都会是一场灾难。

  那时的我曾经怀疑,这一切是不是只因为我们输给了最原始的欲望;但今天的我却又讶异,当时的自己怎么没看出来这是多么深刻与单纯的一份感情。或许,都是因为我们太过年轻吧!

  永诀:爱情陷入冰窖

  为了能够用自己全部的精力来帮助柏迎考并照顾他的生活,我毅然辞了职,想多花一点时间留在他的身边陪伴他。然而,柏对我的举动却表现出极大的不理解,他关上了自己,开始拒绝我的一切关心。

  当时的我不明白他的做法,但现在的我却读懂了他的心——他不愿我的生活里只剩下他,他承担不起那样的重量;他也不想看见在他眼中如神般优秀的我会为他放弃前程,甘于平凡。

  我的前男友孟,就在那个时候不适时地出现了。孟出国五年,在第三年的时候我们和平分手。远距离的爱情大抵逃不出这样的结局。

  孟和我三年没见,再见面时我仿佛依然能看到他眼中燃烧的热情——我们也曾那么深地爱过,有过许多难以磨灭的记忆,甚至相许过要陪伴对方直到生命的终点……这一切柏都晓得,在最初相识的时候,我们曾就着一盏微弱的灯光分享过彼此曾经的刻骨铭心。

  柏很快就知道了孟的归来,也很快知道了我和孟又见了面,但他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在平日的言辞中加入了许多莫名的尖刻。而我呢,只能痛苦地看着他和我们圈子中的女孩子们打得火热,却始终用最冰冷的态度对待曾与他最亲密的我。当我从别人口中得知他申办出国过程中遇到的种种挫折的时候,仿佛有千万把刀割过我的心——他不再和我分享他的一切,我也不再是他最依赖的那个人了。

  他离开之前的那个夏天,我们之间陷入了冰点。面对伤害,同样的解决方式让我们不约而同地在彼此之间竖起了一道厚厚的屏障,我不再用专属我们的昵称来称呼他,他看我的眼神也回复到了最初的冰凉。或许,一切都结束了。

  我的一个好朋友曾这样形容当时的我们:两个形状大小完全相同的齿轮,曾经天衣无缝地运转,却因为一个细微的差错,演变成了如今互相排斥甚至大迸裂的局面。

  而我认为更合适的比喻或许是:两只在冬天用柔软的腹部互相取暖的刺猬,当夏天来临不再需要温暖了的时候,背上的刺就狠狠扎进了对方的身体……

  他离开前,一群朋友组织了最后一次聚会,临别的时候,我把我们曾经交换的一只戒指还了给他,同时还给了他四个字——珍重,永诀。

  无从想象他当时愕然的表情,只记得我那时曾反复地对自己说:我失去了我最珍贵的东西!

  别后的时光平静地流逝,我们没有任何联系——他和我一样的倔强,我们都只能从朋友们的口中得知对方的近况。而随着岁月的变迁,当一切的怨恨消散而去时,我突然发现,原来我们对彼此的关心和感情依然还在,甚至丝毫都没有减弱过。对他有如自己一般的了解让我开始明白,他曾那么深地爱过我。

  在这份感情被冷藏了两年之后,我也拿到了出国签证,目的地就是他所在的那个地方——并不是追随而去,既然我已了解我们再也不可能回到当初。无论是姐弟或是恋人,那样的关系于我们而言,已经永远地结束了。我想,或许那样,即使离得再近也会是陌生人吧。

  离开之前,我到这里来倾诉我的故事,只是为了提醒爱情中的人们,《史密斯夫妇》中亲密爱人大打出手并非无稽之谈——多少人曾那么深爱,但最后却在用最残忍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感情。所以,请珍惜你的爱人,如果爱他,就坦白地告诉他,不要担心你会失去什么,因为你将得到的,会是一份百分百的爱情。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