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大唐家具 » 正文

困惑:我要选择当后妈还是做单身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21 12:34:31  

雅琪很文静,也可以说是深沉,无论是讲述相恋的甜蜜还是恋爱中的阻挠,她都是一副冷静的态度,没有过多的叹息、哀怨。但迷茫还是有的:是接受他突然冒出来的女儿走进婚姻当个后妈,还是狠心抛开这几年的感情分道扬镳?她说,她想不明白。

我要选择当后妈还是做单身

没动感情,只是消遣

第一次给你发短信是去年年底,那时候,我刚知道剑锋有个女儿,接受不了想找个人聊聊。上次给你发短信,是他弟弟结婚,一家人等着我回家,我一直很犹豫,想让你给我个答案。现在,事情好像尘埃落定了,我们谁也不提他女儿的事情,过着看似平静的生活,可我内心依然波涛汹涌,我不知道已经做的事情是不是对的,未来会不会危机四伏?

还是从头说吧,我和剑锋是2007年在网络上认识的。他主动跟我聊天,但我从不答理陌生人,对他自然也不感兴趣。每次他跟我说话,我都是三言两语打发完,不理睬。可他还挺有毅力,见我上线就跟我聊几句。一直到2008年6月,我家人生病住院,我心情不好,上网碰到了他,才简单聊了几句。他要我电话号码,我没多想,就给他了。后来,他真给我发短信,可我早忘了他是谁,没有理会。

2008年7月,我还是心情不好,在网上碰到他,逗他:“今天,我陪你喝酒吧?”没想到,他竟然拒绝了我:“都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出来太危险了。改天我请你吃饭。”第二天,他果然约我吃饭,可我心情早调整好了,当即拒绝。晚上上网,他颇多怨言,觉得我架子大。我说:“你要是20分钟能赶到网吧,我就赏脸陪你吃饭。”结果20分钟过了,他没来,我也不客气,关机走人。走到门口,我收到他的短信:“等我5分钟,路上堵车。”我才不管呢,继续走人!

说实话,那时候,我真的是在消遣他。本来,我对网络上的陌生人就没有好感,何况他这么死缠烂打?他追,我就闪!不过,闪得多了,自己也不好意思。那天,我在外面办事儿,他说要送我回公司,我先是拒绝,后来又磨不过他,就答应了。

第一次见他,说实话,还挺惊艳的,没想到他会这么帅:1.78米的个子,高高瘦瘦,整个人都是青春阳光的。但有一点他不符合我的审美,也是致命的一点——他不够成熟。我们站在马路上聊了三五分钟,我就走了,没把他当回事儿。

他是真心,我慢慢接受

一开始,我确实没想交这个朋友,可有时感情的发展不由自己控制,尤其是另一方满腔热血,心里有你的时候。

那次见面之后,剑锋经常给我打电话、发短信,渐渐地,我也接受了这样一个来自网络的普通朋友。一次,我们吃过饭,聊天中,我知道他是信阳人,在郑州打拼多年,做销售,等等。他甚至连自己以前的感情都“交代”了。

他说,他谈过一个女朋友,可家人不同意,闹得不可开交,最后,他妥协,跟女朋友分手了。说这些的时候,他的眼睛里似乎泛着泪花,让我觉得挺可怜,但也仅是同情而已。没想到,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把我们的距离拉近了。

在认识剑锋之前,我曾经回老家相过一次亲,对方大我许多,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家里人也不同意。见了一面我就拒绝了,可那个男的不依不饶,没事儿就跑到郑州找我。

那天,他又来了,我决定去同事家躲一晚,没想到,刚到朋友家,她老公竟然出差回来了。他们租的是单间,不方便,我只能走人。可是该去哪儿呢?猛然间,我想起剑锋。这次,他倒是行动迅速,不到5分钟就出现在我面前。

我们一起去了公园。他一直追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对他说了。听完他说:“要不去我家借住一宿?你睡房里,我睡客厅。”我当然一口拒绝。他又说:“你睡房里,我睡车里,总行吧?”我还犹豫,可他很诚恳,何况,我真的没地方可去,就答应了。那天,我们相安无事地度过了一夜,我心想,还真遇到了个正人君子。第二天,老家那个男孩儿又来找我,我又放心地去了剑锋家一次。

就这样,老家的那男孩倒是成全了我们。去了剑锋家几次后,我们越来越熟,常一起聊天、逛公园,有时还去他家做饭吃。他的表弟、弟弟过来,都是我做饭招待的。八月十五,他们同事一起去新郑玩,他也带着我。我挺感动的,在此之前,我从来都不让他见我的同事,更别说是家人、朋友了,他却这么大方。渐渐地,我也接受了他,和他住到了一起。

他有孩子?我难以接受

和剑锋相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他很体贴,很多事情用不着我开口,他就想到了;他还特别勤快,住在一起后,家务几乎都是他做。可是,感情的阴霾还是一点点笼罩了过来。

2008年10月,剑锋显得心事重重,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事儿。可偶尔他又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有一件事情我想告诉你,可是,我又怕你会离开我。”听得我云里雾里的,我说,如果我会离开你,那就别说了。

他就低着头想了想,没说。又过了几天,他要出差,临回来,他打来电话,说晚上一定好好跟我谈谈。我有种不祥的预感,不知道他会说什么,也不想接受。回到家,我给他做好饭,放好洗澡水,一直说说笑笑,他没提,我也没问。

可是该来的还是会来。那天,吃完晚饭,剑锋去阳台抽烟,等我刷了碗,他还在那儿。我走过去才发现他在哭。我问他怎么了,他也不说话,抱着我哭得更厉害。后来,他说,他以前谈过一个女朋友,在家人的反对下分手了。我说,这我早就知道啊。他接着说:“可是,我们有一个女儿,现在四岁了。”我一下瘫坐在地上。他抓起我的手说:“雅琪,你打我骂我都行,都是我的错。”

可是,这种事情,打骂有用吗?我不说话,一直不说话,只是哭。剑锋害怕了,一直道歉。听烦了,我跑了出去,一个人坐在河边,想冷静冷静。可很快,剑锋又追了出来,一直劝我回去。我回去了,可还是不说话,两个人对着哭。那一夜,他不停地跟我保证,说孩子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活,很小的时候就送人了。

第二天是我爸爸的生日,我们早就说好一起回家,这也是剑锋第一次露面。说实话,我真不想带他,可跟父母都说好了,只好硬着头皮去了。更讽刺的是,父母竟然特别喜欢他。回郑州之后,剑锋又想尽办法讨好我,渐渐地,我也想通了,既然这个孩子下落不明,我也没必要追究,如果真的能像他说的那样不影响我们的生活,我也认了。

就这样,我们的生活暂时恢复了平静,我们谁都不提他女儿的事情,好像那个孩子根本不存在。可是,今年元旦,事情发生了变化。

那天,我提着礼物,跟他一起回家看父母。一进院子,我就看到一个小孩儿。剑锋去屋里跟父母话家常,我就在院子里,跟小朋友玩,喂她喝饮料,给她看我带回来的台历。隐隐约约,我听到厨房里剑锋的亲戚好像在说着什么。

我就问他姑姑,这是谁家的小孩儿?他姑姑特别紧张,慌乱地说了一句:“我家的。”我有点怀疑,觉得事情不对劲,把剑锋叫出来:“这是谁家的孩子?”他竟然说:“你先别急。”我能不急吗?继续问。结果,小姑娘跑了过来,拽着剑锋的衣服,“爸爸!”我“啪”的一声,给了剑锋一个巴掌。

女孩儿送走了,这是我要的结局吗?

我真的生气,后悔原谅了他,更后悔竟然还相信他的女儿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活。我当即要走,可剑锋不同意,他爸妈也硬拉着我解释。可是,没用,我接受不了。回到郑州,我还是不理剑锋,提了分手。他哭,特别痛苦地哭,我可怜他,心疼他,可是转念想想,谁心疼我啊?

那些日子,剑锋几乎天天都往我们单位跑,我不跟他回家,他就一直站那儿等我,我出门,他跟在后面。我不知道我是怎么了,竟然心软了。我跟他回了家,我太累了,不再提他女儿的事情,打算就这么将就着,过一天是一天。但有时,我也会敏感起来,莫名其妙地就蹦出一句话:“你说,咱们会有未来吗?”剑锋特别肯定地告诉我,一定会有的,而且是特别好的未来。我笑笑,不言语,真的没信心。

今年五一,剑锋弟弟结婚。之前,我们说好要一起回去的,可是临到跟前我又退缩了。跟他回家不就是默认我要接受这个孩子吗?无论他们怎么说,我就一句话——“不回去”。为此,我们生了好几次气。说急了,剑锋把自己的头往墙上撞。我也觉得自己挺过分的,最终还是回去了。他弟弟一句一个嫂子,一句一个不准不回去,临办事儿的前几天,还带着新娘子来家里邀请我,我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可是,坐在回去的车上,我还是后悔了。到了县城,我说什么也不走了,找借口要下去逛逛。他们也没办法,就回了家。我在县城漫无目的地逛了一个小时,剑锋又来了,还带着他妈来劝我,他妈晕车晕得不像样子,我看着实在心疼,就跟他们回了家。

回到家,我还是不愿意参加婚礼。他们一家人劝我,他爸跟我解释说,孩子生下来,妈妈就不要,送人了,可是那个地方太穷,孩子不好上学,他们不忍心才接了回来。他说他不能看着好好的孩子给废了。我说,我也不忍心,但也接受不了孩子,唯一的办法就是跟剑锋分手。他爸还要解释,可我就一个态度——“接受不了孩子”。

他爸刚走,剑锋的叔叔又来了,他说,他会把孩子带走,把孩子当成他的孙女来养,不会妨碍我们的生活。可我还是不同意,在亲戚家,难保孩子将来不来认爸爸。剑锋急了:“算了,以后我不回这个家了,咱俩过,行吗?”我还是不同意,我怎么能让他做个不孝的人呢!最后,他爸实在是没办法,当着我的面儿保证会把孩子送回去。

那次回家,我们总共待了四天。这四天,不知道剑锋妈妈用了什么办法,只要有我的地方,剑锋的女儿就躲得远远的,她也再没叫过剑锋爸爸。可是,我能感觉到她的眼神,一种仇视的目光,像是要穿透我的心。

回到郑州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心神不宁,我这样做对吗?为了保住自己的幸福,让一个小女孩儿举目无亲,很可能连受教育的机会也没了。我问剑锋,他恨不恨我。他说,站在你的立场,不恨。可我站在他的立场呢?我恨我自己,小女孩也会恨我。剑锋抱着我说,我多想了。

前几天,剑锋家里来电话了,说该办的事情已经都办好了。可是,这是我要的结果吗?我也迷茫了。接受孩子当后母,我办不到,可是离开剑锋,我也……唉!

记者手记

雅琪说,她从来都不是一个坏人,看到路边无家可归的老太太,她都会伸出援手,可是,她竟然让最爱的男人失去了女儿,让那个男人的女儿失去了受教育的机会。我问雅琪可不可以接受小女孩儿,她坚决地摇头。那可以果断地离开剑锋吗?她还是摇头。

我仿佛看到一个任性的女孩儿,拼命想要得到一个布娃娃,却又要任性地摘掉这个布娃娃身上的饰品。假如事情真像布娃娃一样也就简单了,大不了摘掉那些饰品。可是,谁能告诉我,要怎样才能切断剑锋和女儿的血缘关系呢?这就是生活,不会事事如意,“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爱他,就接受他的全部吧!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